泉州:你将如何改写海丝路上的沧海遗珠之憾?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简称“一带一路”。让几乎已被历史遗忘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 这颗丝路上的沧海遗珠再次回到中国和世界的舆论版图,泉州因迷人的“海上丝绸之路”向世界撩起她神秘的面纱。

自汉代以来,丝绸之路从西安出发一路往西,到达中亚、西亚直到意大利的罗马,“丝绸之路”一词最早来自于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77年出版的《中国》中提出,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进行商品贸易和文化交流的通道,最初的作用是运输中国出产的丝绸。唐代为其最鼎盛时期,但安史之乱爆发后唐朝国力迅速衰落,丝绸之路也逐步走向了低谷。虽然朝代更替,但贸易还要进行,随着经济中心的南迁东移,位于东南沿海的港口贸易逐步发展起来,形成了海上丝绸之路。泉州,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发展成了全世界第一大港口城市。

10-14世纪,中国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扮演了“欧亚大陆经济发动机”的角色,而泉州港则是那个时代的“天下之货仓”。泉州市舶司从公元1088年一直延续到1472年,前后长达386年之久,“闽海云霞绕刺桐”、“涨海声中万国商”就是泉州繁华盛景的写照。


 

漫漫五千年的历史中,丝绸之路铸就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辉煌。大海中执橹扬帆的船队接替了沙漠上串串驼铃的回声,美丽的泉州湾以她蓝色而浩瀚的浪波,哺育出勇于闯荡海洋的儿女,拉开海上丝绸之路的序幕,也谱写着这部海洋巨著中历史的最强音!

明朝廷在海洋政策上急速逆转,将近在咫尺的制海权拱手让出后,朝贡关系就成为一纸苍白无力的政治承诺书,那一页页书写着辉煌的海洋史也画上时代的终结。昔日东方第一大港被世界目光的聚焦和惊羡的历史已成久远,但乘风破浪中沉淀下的开放与包容早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瑰宝。 

幸运的是新时代发展背景下泉州终于重新回到世界话语权的视野,昔日的荣耀未必能让我们一直骄傲,当下的峥嵘图景才是未来我们能引以为傲的。挖掘丝路遗存、诠释丝路历史、保护丝路遗产、弘扬丝路精神,与当下的泉州如何融合才能重拾海洋时代的泉州荣光?865万的泉州人一直在企盼、在思考。


 

十九大提出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历史性的转变,文化和旅游也顺应时代发展而融合,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时代的选择。要在时代洪流里策马扬鞭还是自我瓦解?是考验新时代背景下转变角色和话语系统后,城市主政者们运营城市的能力。


 


 

牛津大学哲学博士贝淡宁和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艾维纳·德夏里特曾在合著《城市的精神》中发问,我们落脚的城市究竟是不是心灵真正的家园?我们心底所骄傲的,有没有被这个城市表达出来?我们有没有被这座城市所接纳和呵护?这座城市有没有令我们深爱的灵魂和独特的精神?①

这几句话是不是恰如其分的叩问到泉州人的心扉?我们都深深的热爱着这座城市,它是我们共同的、值得骄傲的心灵家园,一直以来我们心底所骄傲的却未曾被完整的表达过,在叩问中甚至让我们想起许多曾经的委屈。倘若明朝的海禁政策让泉州遭遇不公已成泉州经济发展历史中久远的痛,那新世纪发展中那些莫大的缺憾则更令人惋惜。


 

揭开泉州的近年之痛:


 

1.华侨大学的离去。泉州开元寺那副出自南宋理学大师朱熹之口、弘一法师之笔的对联“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这满街的圣人竟然没能挽留住华侨大学分校的离去?虽然连续19年GDP排名全省第一,可我们终究还只是三线城市,不敢奢望拥有985、211高校,但我们有950万的海外侨胞(福建省多数海外侨领均为泉州人),所以中国第一所以“华侨”命名的高校落户泉州,“侨”可是我们的特色、我们的骄傲!这所可以让泉州儿女从本科读到博士的泉州最高学府主要学科的撤离,终究是我们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叶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2.2012年福建省交通厅出公告4月1日起泉州港将被并入莆田湄洲湾港,送给了泉州人民一个天大的愚人节礼物。这个世界航海史上贻笑大方的决策,牵动着所有泉州儿女愤怒的神经,也一度让世界名人志士聚焦泉州,反响巨大。一周后泉州官方回应管理体制改革主要涉及的只是港口、航道的管理体制,并不影响港口的名称、地位和作用,泉州港之名最终还是保住了。文化产业发展中各地对文化资源的高度重视也是前所未有的,借历史、借名人造势可促进旅游业发展导致全国各地都在抢夺名人故里制造IP,连臭名昭著的西门庆故里都曾被安微、山东两省三地争抢。“东方第一大港”更是作为一个超级IP,一种文化精神永远根植于泉州的土地上,是联系着历史和现实的精神脐带。纪伯伦曾说:“我们已经走太远以致于忘了为什么而出发。”。经济的发展可以另辟蹊径,但文化难以重新再来。笔者认为港口整合虽然考虑了行政因素,但它忽视了其背后强大的文化认同意识。

3. 民营企业高度集中的泉州,上市公司(104家)拥有量居全国前列的地级市,缔造了“闽商模式”“晋江经验”等一系列商业传奇。厦门总部经济通过土地、人才、税收等各项优惠政策的橄榄枝一伸,泉州民营大鳄一时集体撤离,只留生产基地在泉州,厦门观音山30几栋的企业总部大楼有28栋是泉企的,难道这个中原因只能归咎于商人逐利吗?尽管后来的主政者意识到这些历史的“误会”后极力在营造泉企回归,不少大企业也在陆续回迁,但这些年因企业总部搬迁损失的税收,泉州人民,您统计过了吗?

回望从前,是因为这座城市有我们深爱的灵魂和精神,抛出这些阵痛不是要清算过去,而是要警醒未来。因为我们满怀着对泉州深深的爱恋和祝福,更是对其未来充满无限的企盼……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说:“文化、旅游是城市最主要的功能之一,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城市的影响力和竞争力,并决定着城市未来的发展方向。” ②笔者走过30几个国家和国内大部分的城市,对于泉州这个全国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却不在国内更谈不上国际旅行者的探索范围,每次我们在对外地朋友谈及泉州时他们的陌生感都让我们心生尴尬和遗憾。

“泉州的旅游资源太多,什么都想推介,一锅炖,但“肉多炖不烂”。”余秋雨打了很形象的比喻。的确,资源的多元,让泉州从来不愁无米下锅、无牌可打。“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东亚文化之都”、“东方第一大港”“世界宗教博物馆”等都曾是泉州的城市宣传口号。我们也在一厢情愿的说着“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但同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的西安,泉州的城市影响力与竞争力和它的差距应该不只一点点,2017年泉州旅游收入是西安的一半。城市发展要创新和推介,因为有传播力才会产生源源不断的生产力和影响力,竞争力也就越来越强。西安不但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在发展文化产业,连抖音助力十六朝古都成为网红城市也不让人觉得有丝毫的违和感。所以讲“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说明泉州人民还是挺会蹭热点的。


 

文旅融合、一带一路、向海图强等一系列的国家政策给泉州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他山之石也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借鉴。让我们深感遗憾和担忧的是它似乎没有过多的去补过去落下的城市文化营销之缺,而是在文旅融合之下、一带一路先行区发展之地,一改往日的固步自封,变成现在的泉州上下、朋友圈内外一致的高歌猛进、一路唱响泉州文旅如何之一片欣欣向荣的夜郎自大,喧嚣只会掩盖问题但不能解决问题,直面才是最好的解决与提升。


 

对外宣传着力点的混乱失衡,导致外界对泉州认知上的不足和偏差,有好的文化资源却只是躺在昔日的文化资源矿上吃老本、享祖先之恩泽的固步自封,和善于经商造势的泉州民营品牌在外所取得的成就与品牌高度相比,泉州的城市品牌经营成绩显然是不及格的。


 

①  厦门光环下的灯下黑


 

泉州--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拥有长达427公里的海岸线,丝路遗存保留完整。“泉郡绕城植刺桐,号桐城……③市花是刺桐花”。地处福建东南沿海,距厦门不足90公里,全市人口865万。著名侨乡,海外侨胞950万,连续19年GDP全省第一。拥有动车站和全国第一个民营企业出资建造的国际机场。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宗教都可以在此觅得踪迹,世界上仅存的摩尼教遗址也在泉州,号称世界宗教博物馆。

文化旅游资源丰富,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吸引旅人来泉州呢? 厦门,早已成为全国乃至世界旅游业中的标杆和旗帜,紧挨着的泉州(开车45分钟可到达),知名度却与厦门相差十万八千里。虽然也能获得一些溢出的客流和关注,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处在厦门巨大光环下的“灯下黑”。

是之前朝令夕改的城市宣传让外界对泉州的认知混乱模糊?或者说,泉州从来就没有对外界清楚而坚定的回答过“泉州是谁”这个问题。


 

②泉州是谁?


 

“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上,泉州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文化包容、经济繁荣、自由开放的城市范本。”泉州市市委书记康涛说。“以舟为车,以楫为马”的大航海时代是泉州最荣耀的记忆,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就是泉州。

《泉州府志》记载“一城之地,莫盛于南关,四海舶商,诸藩琛贡,皆于是乎集。”④以“天后宫一聚宝街”为轴线,分别与位于聚宝街左右两侧的万寿路、青龙巷相连接,神奇的显示出一艘船舶之形。而这叶“扁舟”几乎承载和保留泉州城在“海上丝绸之路”历史中的大部分繁华记忆。每每从聚宝街、青龙巷出来后,站在“德济门”城址,我都会遥想这样一幅画面:泉州港最为鼎盛的宋元时期,那些从世界各地载着奇珍异宝来到泉州的“番船”汇聚于此,“缠头赤脚半蕃商,大舶高樯多海宝”的盛况。 试问中国,有哪个城市当年有过这样的繁盛景象?又还有哪个城市能如此完整的保留着这样一段历史印记? 这是泉州最壮丽的历史场景,城门打开,与世界对话,为世界航海史开启新的时代,也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包容和合作的典范。这种尊重多元与包容蕴含巨大的价值和精神载体,无疑是泉州在文旅融合时代最有价值的城市IP。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老师说:“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和“标识”,是连接不同时代城市生活着的“血脉”,也是开启外来者认同的“心灵钥匙”。”站在历史的辉煌和新机遇下思考,我们需要从泉州历史的丝路“文脉”中延伸历史所赋予它的文化性格与底蕴,通过深入挖掘城市人文艺术、历史传说、商业故事、民俗文化来打造海丝起点城市故事IP。才能让泉州真正拥有自己的灵魂和标识,让外来者找到那把开启认同泉州的“心灵钥匙”。


 

③点亮泉州“夜光经济”


 

 南宋成淳七年(1271年)8月25日,意大利东部的犹太人雅各来到当时世界最繁荣的港口城市一一刺桐(泉州)生活了半年,用古意大利文写下《光明之城》,⑤ 彼时的刺桐港曾经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光明之城”。

“夜光经济”也称“灯光指数”,是城市商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以夜间文化演艺、旅游观光、餐饮娱乐、购物等内容为主,体现着一个城市经济的繁荣度与活跃度。今日的泉州又一次站到了时代的起点上去追梦刺桐重返“光明之城”,点亮泉州的夜光经济。


 

泉州目前缺少一部可以展现悠久的海上交通历史、盛极一时的对外交流文化和璀璨的海洋文明与当下奋进的泉州人和爱拼才会赢的泉州精神的文化盛宴来礼献泉州市民和留住外地旅人。在素有“世界宗教博物馆”之称的泉州,很多游客都是白天逛庙,晚上睡觉,甚至直接移步到厦门睡觉,“未来的商业竞争,本质上争夺的是消费者的时间”《罗辑思维》的创始人罗振宇一语击中泉州白天不懂夜的黑。


 

夜晚时段是最具休闲消费潜力的时段,据统计,夜间时段的旅游收入占到全部收入的1/3至1/2左右。上海夜间销售占白天的50%,重庆65%的餐饮营业额来自夜间,广州的服务业产值有一半以上在夜间实现。游客在旅游目的地过夜还会让消费延伸至次日,点亮泉州“夜光经济”不但能聚集人气与财气,也能使泉州城市品牌更具活力和魅力。


 

④ 如何向世界讲好申遗故事


 

柏拉图说:“谁会讲故事,谁就拥有世界。”长期以来,泉州对外的故事讲述中一直没有讲到自己最独特的地方,2018年6月29申遗失利的夜晚,也是因为我们不擅长讲故事留下的遗憾。


 

“在全球传播时代,大国之间的竞争,胜负还取决于谁讲的故事能够赢得人心。”美·约瑟夫·奈说。⑥故事是人类历史与文明的传承载体,在城市乃至国家品牌形象传播中,故事掌控着独特的话语体系,申遗故事亦是。西湖在2011年的第35届的申遗仅用15分钟就打动国际专家靠的不仅是它外在的美丽,更多的是它内在的文化故事;还有笔者很喜欢的卡夫卡的出生地、歌德认为欧洲最美的城市、米兰·昆德拉以这里为背景写下了《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世界上第一个整座城市被指定为世界遗产的布拉格。韩寒说它是一座有着知识分子担当的城市,的确当文化拥有话语权,风景也会追随故事倾诉经历,都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我们把宋元时期繁盛无比的泉州,放进世界史中看,几乎与此同时,西方正经历着人类史上最漫长而血腥的宗教性战争--十字军东征。但“光明之城”泉州却用它包容而多元的怀抱迎接了四方来客,那一座座标志着不同文明、彰显着不同艺术魅力的外来宗教建筑,与本土的佛教、儒教、道教建筑,交相辉映、异彩纷呈。这种多元宗教文化和平相处,互相交融的祥和场景,正是古泉州故事中最精彩动人、遗世独立之处,也是世界文化遗产的精神共识。 

  

  世界文化遗产的共同价值在于不同文明下的独特性和各自之间的相互交融、彼此影响和对人类共同历史进步的贡献,这点也是笔者一直在思考泉州申遗故事中最需要的故事支撑点。放眼整个中国,能够称得上对世界有所影响的城市毕竟不多,但泉州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我们要重新梳理脉络,树立曾经的文化自信, 换个角度,不再一厢情愿的以我们喜欢的宏大叙事方式,去向世界讲述自己视角里的泉州(古刺桐)史迹。学会运用现代媒体语言多些在故事基础上传播和挖掘人性价值,以泉州的历史文化,从硬件和文化内涵上说,是完全有资格、有机会的通过的。


 

文旅融合,诗和远方在一起,旅游已从过去的观光模式转化成体验模式,除了要讲好泉州故事,在新的机遇和挑战下,改写泉州往日在海丝路上的沧海遗珠之憾!如何打造泉州完整的文旅产业链,让游客想来、留得住、愿意推介、还想再来,更是城市管理者面临新的课题与挑战。


 


 

参考文献:

①[加]贝淡宁 [以] 艾维纳著《城市的精神》,重庆出版社,2018。

②【美】约瑟夫·奈,马娟娟 著《软实力》,中信出版社,2013。

③《福建通志》卷五十九。

④乾隆《泉州府志》卷11。

⑤李玉昆:《关于光明之城的讨论》,载于《海交史研究》2期第15页,2007。

⑥【美】约瑟夫·奈,马娟娟 著《软实力》,中信出版社,2013。


 


 

注:感谢泉州影像供